億緣藝術品展覽有限公司

官網熱線

0756-6830828

聯系方式
全國統一服務熱線
0756-6830828

珠海億緣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電話:0756-6830828

地址:珠海市前山明珠南路翠珠四街51號藍海金融中心16層

最新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收藏專區 > 最新動態 >

非洲文物回歸在夾縫中前行

瀏覽量: 發布日期:2018-12-02 09:06 來源:億緣文化
大英博物館所藏的貝寧青銅器模具?圖片:wikimedia大英博物館所藏的貝寧青銅器模具?圖片:wikimedia

  1897年,英國將軍哈利·羅森率領1200名士兵入侵西非的貝寧王國,燒毀了貝寧城并從國王的宮殿里掠奪了大約4000件精美的雕塑。這批雕塑的藝術價值極高,被稱為“貝寧青銅器”。被掠奪的青銅器在隨后的一個世紀中逐漸流落到了世界上一些重要的博物館之中,包括大英博物館和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一百多年后,能否讓這些當年被掠奪的文物回家,成為西方各國不得不面對的問題,其中法國和德國的態度已經基本明朗:在合適的情況下,同意逐漸歸還殖民時期從非洲大陸掠奪的文物。在這兩個歐洲大陸主要國家的明確表態下,包括英國在內的歐洲各國也逐漸在這一點上達成共識。

  近日,關于歸還這批青銅器的問題又有新的動向。10月份在荷蘭召開的國際會議上,尼日利亞的代表和來自德國、奧地利、荷蘭、瑞典、英國的主要博物館的領導人組成的“貝寧對話小組”(Benin Dialogue Group)通過了一項協議,同意在三年內為尼日利亞即將開工建設的新皇家博物館提供必要的便利,有償地歸還部分貝寧青銅器。尼日利亞的格列高利·阿肯祖阿公爵(Enogie of Evbobanosa)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非常高興我們的人民有機會重新看到那些被掠奪的文化遺產。”為了這個目的,尼日利亞政府已經準備斥巨資來建設新皇家博物館。新博物館選址在原貝寧城古奧巴宮殿建筑群的遺址處,將以國際標準設計建造,為回歸的文物營造良好的收藏環境。

  但一些批評人士認為,目前達成的協議還存在著問題,如漢堡大學歷史學教授于爾根·齊默爾(Jürgen Zimmerer)認為,“歸還貝寧青銅器給尼日利亞是朝著正確的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因為這一決定等于承認了歐洲人對文物的占有是非法的。但關于所有權歸屬和歸還細節的討論,還遠遠不夠”。并且,此次歸還文物是有償的,歐洲人將非法掠奪的文物“租”給被掠奪者,這本身也不合情理。柏林“后殖民”公益組織的克里斯蒂安·考普(Christian Kopp)甚至稱這項協議的達成是“可恥的權利政治的結果”。因為沒有任何國家可以強占別國的文物,放在自己的博物館里。

  英國軍隊于150年前在埃塞俄比亞掠奪的國王金冠,現藏于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 圖片:V&A博物館

  資金和技術的困境

  許多非洲國家一直在努力地召回殖民時期被搶掠或是被非法賣給海外博物館和私人的文物。這種努力已經產生了積極的效果,很多非洲文物的擁有者紛紛表示會把文物歸還給它們本來的國家。但一個重要的問題也隨之出現:非洲真的準備好了嗎?

  應該說,尼日利亞政府建造新皇家博物館的決策是英明的,能夠為追回的文物提供良好的保存環境。但目前大部分的非洲國家,尤其是前殖民地國家還很難真正地實現文物回歸。

  1897年,英國侵略者在被燒毀的貝寧宮殿中 圖片:wikimedia

  坦桑尼亞就是其中的一個國家。1909年至1913年間,在該國滕達古魯(Tendaguru)遺址出土了目前保存最完好的腕龍化石,但很快這些對古生物研究具有突出價值的化石就被運送到了德國并一直保存在柏林自然博物館。這一恐龍化石長達22米、高13米,具有很高的觀賞價值,坦桑尼亞政府在半個世紀以來一直向德國政府提出歸還的要求,希望借此提高當地的旅游收入。2011年底,坦桑尼亞和德國就歸還恐龍化石達成了協議,坦桑尼亞方面也表示將在恐龍化石發掘地建立博物館。但經過多年的協商,坦桑尼亞自然資源和旅游部副部長在2017年向德國議會發函表示,該國缺乏必要的運輸、保存技術,把恐龍化石運回坦桑尼亞“沒有任何實質上的利益可言”。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具恐龍化石回到故土的機會愈發渺茫。

  同樣受資金和技術困擾的還有埃塞俄比亞,在同西方國家談判的多年中,始終受到這些問題的困擾。但該國文化和旅游部公共關系司司長蓋扎亨·阿巴特(Gezahegn Abate)曾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正在努力地保護我們的文物,比如建立新的博物館,或是把它們保存在數字檔案中,這讓我們能夠向公眾展示,也防止它們再次被盜。”阿巴特的話并非妄自尊大——盡管條件相對簡陋,埃塞俄比亞的許多博物館當前保存著具有悠久歷史的文物和藝術品,包括世界上最古老的原始人骨架——露西(Lucy)。

  這也是大多數非洲國家的現狀:在有限的資金和技術條件下,艱難地保護著自己的文物。

  朝向文化母體的回歸

  2017年,“為每個人保存文物”(SAFE)網站上發表了莫妮卡·伍德瓦迪(Monica Udvardy)和琳達·吉爾斯(Linda Giles)的文章《把被搶劫的紀念雕塑歸還給肯尼亞家庭》。這兩位通過努力成功地把兩座紀念雕像從伊利諾斯州大學博物館交還給了肯尼亞的女士,在文中卻表達出這樣的看法:并不是所有在非洲搶劫文物的西方殖民者都是非法的、不道德的,在歐洲和美國的博物館里,這些文物能夠更好地為某種文化目的服務。

現存于柏林自然博物館中的腕龍化石?圖片:Wikipedia現存于柏林自然博物館中的腕龍化石?圖片:Wikipedia

  但這種冠冕堂皇的論點很快在這兩尊雕像回歸肯尼亞的歡迎儀式上被擊得粉碎——儀式上充滿東非風情的舞蹈和戲劇表演,讓紀念雕像顯現出其本來的文化意義,換言之,實現了向文化母體的回歸。很明顯,非洲的文物不是為西方的博物館或私人豪宅制造出來的,西方學者也無權確定這些文物的命運。

  全球流失出原產地的文物不計其數,除了非洲之外,各種文物由于歷史或戰爭的原因,通過非法買賣從中東、東亞甚至東歐流向發達國家的現象多年來一直不斷。近年來,由于媒體和學術界對流失文物問題的關注不斷升溫,非洲以及世界很多國家和地區都認識到了這種現象對自己文化的傷害。文物回歸其文化母體,才是最恰如其分的選擇。

  無論如何,索回被盜文物的斗爭都不會消失。當然,一些實際的問題也切實擺在相關國家的面前,除了充足的資金和技術支持,還需要在當前國際通行的規則和法律框架之下解決,任重而道遠。非洲,你準備好了嗎?

福利30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