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緣藝術品展覽有限公司

官網熱線

0756-6830828

行業資訊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收藏專區 > 行業資訊 >

王麗華蘇繡指尖光影一絲傾城

瀏覽量: 發布日期:2018-12-14 14:00 來源:億緣文化
王麗華王麗華

  江蘇省工藝美術大師

  江蘇省工藝美術名人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蘇繡)代表性傳承人

  “君到姑蘇見,人家盡枕河。”水巷小橋多的蘇州城向來以溫婉著稱。蘇州始建于隋朝,得名自城西的姑蘇山,而這擁有2500年歷史的江南小城,蘇繡的歷史就占到了2000多年,可想而知,從蘇州起源的一開始,蘇繡就陪伴著蘇州,蘇州也成就著蘇繡。

  ▼請翻轉手機橫屏觀看

《千里江山》《千里江山》

  蘇州土地肥沃,氣候溫和,蠶桑發達,盛產絲綢,自古以來就是錦繡之鄉,而蘇州女子自是性情柔和,心靈手巧,擅長慢針細活。自古以來的蘇州便是家家有刺繡,戶戶有繡娘,女孩子要談婚論嫁時,婆婆便先向媒人要來繡品,從繡品的圖案針腳中判斷姑娘是否靈巧和嫻淑,蘇州便是這樣一座與刺繡連結在一起的城市。生長蘇州的蘇繡藝術家王麗華,浸淫于水軟山溫、低斟淺唱的自然和人文環境中,修煉出了一種淡雅幽然的藝術氣質,更是巧用光影效果為蘇繡解鎖了全新的藝術領域。

《翠玉鰲魚》《翠玉鰲魚》

  針線上的榫卯技藝

  作為“四大名繡”之一的蘇繡,用重彩艷而不俗,施淡彩雅而不薄,構思靈巧,針腳細密,針法多達四五十種,絲線顏色更多達上千種,在繁雜的色彩下,是千年來蘇繡匠人智慧的凝結。其中最具特色的便是劈絲這一步驟,將一根本就如發絲般粗細的絲線,少則劈成十幾絲,多則劈為兩百余絲,尋常人不小心便會觸斷的細絲,才可用來繡制蘇繡,極盡纖巧之能。

《仕女俑》《仕女俑》

  自小在蘇繡環境中耳濡目染,15歲正式入行的王麗華,從普通的被面、鞋面等生活用具,到精美的定制服裝,精通融匯了蘇繡的多種題材與形式,卻一直苦于沒有屬于自己特色的風格語言,直到一次她看到了一套青銅器的圖冊。青銅器在中國有著4000多年的歷史,體現著高超的制造技巧和華夏先民的智慧,更是尊貴和身份的象征,青銅器獨具的銅質感、沉淀感和滄桑感深深觸動了王麗華。那段時間王麗華常常到博物館進行參觀,了解古代的青銅文化,并決定將青銅器刺繡這一蘇繡歷史上的空白,作為自己的第一個攻堅對象。

《青銅器 · 司母戊鼎》《青銅器 · 司母戊鼎》

  青銅器刺繡最難表現的便是歲月留下的包漿感,而表現青銅顏色的絲線更是蘇繡歷史未曾出現的。蘇繡常用的艷麗色彩的絲線,不能體現出青銅器的古樸感和真實感,而青銅看似單一的色彩,實則需要五六百種甚至上千種顏色方成,王麗華決定跟染線企業共同協商訂制絲線。而針法的綜合運用是擺在創作攻堅的第二關,如何表達青銅的厚重感以及器皿上的紋樣,包括經歷史留下的殘缺、銹蝕等等,為此王麗華多方查閱資料并在前輩傳下來的四十余種針法的基礎上,創新針法并及綜合運用,并獨創了“八工針法”——最適合青銅器表達的繡法技藝。

《犀尊》《犀尊》

  “八工針法”借鑒了中國古代建筑和家具木藝中的榫卯技藝,這種不用釘子而是采用凹凸巧妙結合的連接方式,是中國先民智慧的傳奇。八工針法基本單元由“八”字形繡跡與“工”字形繡跡上下組合而成,結實牢固。這種針法重復運用并層層疊加于刺繡中的局部或全部時,從畫面的表現力來看,與交叉亂針相比絲理的質感細膩、灑脫,給人以獨特的視覺效果;從畫面的光澤來看,八工針法的絲理向不同方向伸展,增強光線散射能力,將蠶絲本身有光澤“去掉”,是一種啞光的針法處理方式,因此還原了材質的真實感。“八工”針法現已獲得國家專利,特別適合用來表現織物粗纖維紋理、石刻石雕的磨石痕跡以及青銅器的銹斑繡跡等圖案。

《毛公鼎》《毛公鼎》

  繡制成的青銅器作品充滿硬朗感,遠遠看去常常被誤認為是照片,貼近了看到絲絲紋理,才明了竟為一針針繡制而成,不由得拍案叫絕。首幅青銅刺繡《犀尊》便榮獲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精品博覽會金獎,令王麗華大受鼓舞。雖同樣是青銅器,不同作品也有不同的表現重點,《犀尊》就要體現它的款式和陽刻,而《毛公鼎》則主要表現的是鼎上的肌理和內部的銘文。王麗華的青銅刺繡作品聞名,引得許多人紛紛模仿,但僅能仿其形,卻仿不得其神,便又紛紛放棄。

  光影魔術師

  蘇繡自出現以來,風格溫潤秀麗、細膩綿長,表現題材多是小橋流水花窗下的韻味,極少承載有厚重感的歷史題材。而王麗華,一直將屬于中華的文化底蘊作為自己專屬藝術語言的根基,將蘇繡帶入具有歷史高度的藝術殿堂。青銅器題材刺繡作品,因其立體光影效果的處理和對歷史風韻的把握而備受肯定,激勵了王麗華在這條路上走得更遠更深,她選擇了難度更高的龍門石窟和佛像題材。

《龍門石窟》《龍門石窟》

  這類作品首先要克服的難關便是巨大的尺寸,一幅小小的龍門石窟刺繡自然不能體現出其恢弘的氣質,同時也需要組合新的針法來表現歲月對沙礫石的沉淀感和滄桑感。作為一個新課題,王麗華也許將改變人們對蘇繡一味細膩、靈巧有余而大氣不足的傳統觀念,將粗獷與細膩結合的相得益彰。絲線是柔軟的,而龍門石窟是硬朗,用柔軟表現硬朗,難度可想而知。而王麗華敢繡他人所不能,最終成果讓人驚嘆,整幅作品層次分明,豐富飽滿的色彩,強烈的明暗效果,給人一種空靈的感覺,自然展現出摩崖石刻的厚重感和經千百年風雨剝蝕后的滄桑之美。

《銅鎏金釋迦牟尼像》《銅鎏金釋迦牟尼像》

  王麗華刺繡的佛像,在巨幅的尺寸下給人們莊嚴肅穆之感,祥和平靜之態佛像臉部,堅定敦厚的佛身,最神奇的一點便是無論站在哪個角度看,佛像的眼睛都是注視著觀者的,是因在眼部采取了特殊針法進行繡制,更增添了佛像的神圣與莊嚴之感。

《協伺菩薩》《協伺菩薩》

  青銅器、國畫、龍門石窟、玉器、佛像……王麗華逐步開創了八大類新題材刺繡作品,這八大類題材是專屬于王麗華的藝術語言,并打上了王麗華個人的標簽印記,成為她創作的象征與代表。如同素描要注重光面和陰影一般,王麗華用不同的絲線處理方式,表現出了光面的光澤,陰影和啞光面的粗糙,并做出了兩者之間自然的過渡,形成了獨特的、專屬的藝術語言——光影立體效果的仿真繡。王麗華的蘇繡作品著力于還原于人、物本身的材質感,不僅要像,更要給人一種“混淆感”的獨特藝術體驗,不是以針為筆“畫出”樣式,而是以針為刀,在布上“雕刻”出材質本身的美感與韻味,如同用在指尖上變幻出一場場光與影的魔術大秀。

《臥龜蓮花紋五足朵帶銀熏爐》《臥龜蓮花紋五足朵帶銀熏爐》

  心手合一,以神賦魂

  江南水鄉的溫柔清雅氤氳千年,孕育出了一代蘇繡皇后——沈壽,她因為在慈禧七十壽辰上,刺繡佛像等八幅作品為慈禧祝壽而聞名,更在1915年巴拿馬博覽會上,以一副針繡的《耶穌像》驚艷亮相榮并拔得頭籌,她主張 “外師造化”,繡花卉,她就摘一朵鮮花插在繃架上,一面看一面繡,還經常在外界看花草鳥蟲,以培養仔細觀察事物的能力;更結合了繪畫章法,以絹帛為紙,虛實明暗相生,所呈繡品立體寫實,細膩非常。

《獅吼觀音》《獅吼觀音》

  王麗華傳承古人名家的遺風,將細心觀察貫徹刺繡生涯,繡青銅器就到博物館去賞,繡石窟就去觀察石頭的紋理。繡制過程選擇在自然光下進行,以保證色彩色度的辨別不被影響,并將所需的成百上千種顏色精心染就的絲線,從淡到深的排序掛起來第次使用,所呈刺繡作品顏色過渡自然,猶如油畫的明暗變化,因此她的繡品猶如珍寶畫卷般,令人嘖嘖稱奇。

《老者》《老者》
《塔什庫爾干的新娘》《塔什庫爾干的新娘》

  肖像畫是王麗華尤為擅長的類別之一,其中最著名的便是為法國總統希拉克制作的肖像刺繡畫,并作為國禮贈送給了希拉克,成龍大哥也曾拜托她制作60歲生日禮物,是一幅根據成龍成名作中“李小龍”造型的劇照制作的肖像畫,這個對成龍最有意義的形象繡制成的作品,令成龍非常喜愛也非常感慨。繡肖像最重要的是神韻兼備,外國人與中國人膚色不同,臉部輪廓也不同,就要用不同的顏色絲線,不同的針法組合進行表現,要有對立體感、三維的把握,更要生動地展示出人物的肌理色澤。而“韻”的呈現則是重中之重,希拉克的莊嚴大氣,成龍的生動堅毅,每個氣質不同,不同肖像中的表情神態也有所不同,神韻讓人物肖像靈動了起來,仿佛有了靈魂一般。

“定制成龍肖像畫”“定制成龍肖像畫”
“成龍60大壽慈善晚會”上王麗華與成龍合影“成龍60大壽慈善晚會”上王麗華與成龍合影

  “匠心是心與手的相守”,這是王麗華掛在嘴邊的一句話。近幾年在刺繡領域,“仿真繡”風生水起,而在王麗華看來好的仿真繡藝術品,不僅要顏色仿真、形狀仿真、材質仿真,更要傳神,以己的所感所識,賦予作品以思想、以律動,就如好看的皮囊,美則美矣卻無聊空虛,而能夠令人念念不忘的,唯有是靈魂帶來的沖擊與碰撞。

福利30选5开奖结果